不知道更新啥了,就随便更新了

美团因“祸”得福

疫情给美团提供了晴天修屋顶的机会。

文 | 何寒秀头图来源 | IC photo出品 | 零售老板内参 微信ID:lslb168

因为疫情,美团的价值似乎得到了重估,股价年内已翻番,市值破1.4万亿港元,逼得创始人王兴站出来“仗义执言”:美团绝不是为了股价还存在的公司。但却仍敌不过投资人对美团的疯狂追捧。

今年第一季度,受到疫情影响,美团交出的财报也不乐观,餐饮外卖以及到店、酒店及旅游等业务在需求端以及供给端均面临重大挑战。

不过抛开这些具体营收层面上暂时的影响,美团核心外卖业务的大量新增的商户、提升的客单价、消费频次以及基于配送能力做的商品及场景延伸,让不少专业的投资机构阅后都给出了充满“希望”的正面评价。

美团对此却表现得相当“谦逊”,表示第二季度由于疫情影响的不确定因素依然存在,不能过度乐观。

2020年中期业绩报告发布后,美团可以说不负众望。

8月22日,美团发布的2020年中期业绩报告显示,美团二季度总营收247.2亿元,市场预期为235.82亿元,上年同期为227亿元,同比增长8.9;净利润22.1亿元人民币,市场预期亏损5.83亿元,去年同期盈利8.76亿元。

具体到三大核心业务模块,餐饮外卖收入达到145.4亿元,同比增长13.2%。到店、酒店及旅游业务收入达到45.4亿元,同比下降13.4%。新业务及其他收入达到56.3亿元,同比增长22.1%。餐饮外卖日均交易笔数同比增长6.9%至2.4亿笔。每笔餐饮外卖业务订单的平均价值同比增长9.4%。除了大盘都尚未恢复的酒旅业务,其他业务均有良好的业绩表现。

当然,仅仅是增长,对美团来说还不够,最重要的,是以什么样的可持续的发展方式实现增长。

美团暂跳出佣金“困局”

众所周知,从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一季度,美团因为佣金问题引起了商家的极度不满。美团核心外卖业务的业绩增长,与商家利益一直存在冲突。

这种矛盾之所以有如此大的冲突,归根到底还是在美团本身用户数量滞涨,和商家数量增长缓慢叠加的效果。

对此美团提出的解决方案,是从平台转向服务商,从根本上解决对立矛盾。但这一项工作,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完成。而本季度,美团外卖的佣金矛盾似乎已经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缓解。

疫情的持续发展,使得美团上的商家不仅有量的增长,还有质的“飞跃”。这也再次带来美团本季财报,佣金收入上涨比例大于订单数上涨的有利局面。充分显示美团业务回归常态的速度,相比较第一季度的情况,大为改观。

美团财报中特别提及:“今年二季度,美团外卖新上线的品牌商家数量同比增长超过110%。由于商家对在线流量需求的不断增加,促进了其采用我们的在线营销服务。因而,于2020年第二季度,我们的在线营销服务收入实现了同比62.2%的快速增长”。

平台总体的活跃商家数量从去年同期的590万,同比增长6.7%至630万,实际增幅并不大。这是因为餐饮行业商家的迭代变化速度快。即便是疫情期间,这一行业的基本规律没有变化。

那么美团在财报中重点提到的品牌商家的增长,至少给美团带来几个好处:其一是稳定的商家结构、其二是客单价提升、其三是佣金增长、其四是服务提升、其五是对B端业务持续开展铺平道路。

很明显,尽管美团的交易用户数量增长(相比其他互联网平台)依然缓慢(同比增长8.2%至4.573亿),但二季度财报反应餐饮外卖的成交金额同比增幅达到了16.9%。对于外卖平台来说,打破了低客单价的烦恼这一点意义重大。用户在平台消费单价的预期上涨,也能够一定程度地缓解商家与平台之间的矛盾。

在长期遭受平台可持续发展的质疑后,疫情给了美团一个重要的喘息机会。随着各类型本地生活服务商家的接入,外卖的定义也在扩展。万物皆可送的配送服务,让美团的剩余配送能力进一步被释放出来。

“新”业务里有美团的未来

脱“困”这一点给美团新业务培养提供时间窗口。王兴一直强调在具备成长性的新业务上加大投入。今年以来,美团在新业务的投入和探索上更是不余遗力,特别是对买菜业务以及社区团购业务给予厚望。

此前,《零售老板内参》在《美团再造美团》一文中已经分析过美团买菜对于美团的重要价值,一方面是消化现有的配送体系,避免陷入边际效益递减,更重要的是扩大用户规模以及提高APP的打开率。另一方面,也是美团业务对进一步下沉的探索(尤其是社区团购)。

同样,美团财报中也强调在单车以及电单车上的持续投入,这些生活中的高频消费场景都将服务于美团用户习惯的养成、数量的扩展、消费频次的提升等等,而这些都是美团发展的桎梏。

值得注意的是,美团酒旅业务,尽管在疫情下未能恢复,但这种疫情下整体行业的不景气,给了美团超车机会。

过去美团的酒店业务集中在低线城市,低端品牌。高端酒店资源仍然掌握在携程等老牌OTA平台。而疫情期间,美团依靠自身(相对于携程)流量优势推出了高星酒店“超级团购”。

航空公司超低价随心飞,高星酒店的“超级团购”,如果不是疫情,绝对是难以想象的事。

王兴早在2017年就表示美团酒旅业务的竞争对手是携程。疫情期间,携程创始人梁建章亲自下场认认真真做直播,前几天还刚刚拥抱了京东,美团流量优势(相对于携程),疫情期间也足够让高端酒店愿意尽力一搏。

从去年开始,美团和阿里本地生活都转向B端服务路线,在这条路线上,美团还有足够的成长空间。而在此之前,美团在商家数量、质量上,都要做好充分的准备。美团不是唯一一个在疫情中因祸得福的平台,但确实是最懂把握机会的平台。

【看热点】阿里挣钱能力愈发加强

【看热点】中国快时尚的灵魂在淘宝

【看热点】火锅超市,舍命狂奔

【看热点】全面解析十荟团

【看热点】京东用财报证明自己不可小看

「在看」我吗?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枣庄滕州微信小程序开发_wordpress主机SEO优化_滕州网站建设 -眼镜男网络 » 美团因“祸”得福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评论前必须登录!